武冈文学 林日新 苦瓜滋味长《邵阳晚报》

苦瓜滋味长《邵阳晚报》

林日新 2024/7/2 13:52:40

苦瓜滋味长《邵阳晚报》(7月2日)

林日新

今年的苦瓜长势很不好,时至6月中旬,还没见挂几个果,实在是令人纠结。往年的苦瓜一到5月中旬就挂满了藤架。妻子说:“明年要换种子了。”

小时候,我不吃苦瓜。我六岁那年夏天,一个偶然的事件,让我来个180度的转变。那天,我放学回家,不见父母。问邻居,知道他俩到外婆家去了,傍晚才得回。当时,我肚子饿得不行,揭开锅盖,发现锅里有一小碗苦瓜和一碗剩饭。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端起饭碗就吃,可才吃了两三口,就咽不下去了,只得夹起一小块苦瓜往嘴里塞。本想来个囫囵吞枣,可嘴里饭太多,吞咽不下,只得咀嚼几下,结果发现:原来苦瓜并不太苦,久嚼之后反觉清凉爽口,特好送饭。于是,我便夹起苦瓜,大快朵颐。此后,一看到家里吃苦瓜,我便一个劲地对妹妹们说:“好吃,不苦,你们看我吃。”在我的大力推荐下,妹妹也对苦瓜菜动起了筷子。几十年过去了,苦瓜一直是我最爱吃的瓜果蔬菜之一。

每年春末种瓜之时,我会选几颗饱满的苦瓜籽,放进一个干净的小碗里,添上温水,浸泡一个晚上,第二早晨把水倒掉,再加上一小捧湿沙子或湿煤渣,放在室内的窗台上。过一周左右,苦瓜萌芽了,待它长出两三片叶片后,便可移栽到事先在挖好的瓜菜堆上,然后用没底的草筐或杉树枝围好。不出十天半月,苦瓜长出细弱的藤蔓了,找来一个多枝竹尖插在苦瓜藤旁当瓜架,让藤蔓攀缘、开枝、开花、结果。苦瓜的花是那种粉黄色的小花朵,四瓣或五瓣,薄薄的、弱弱的,看着让人怜爱。

苦瓜花同丝瓜冬瓜南瓜花一样,雌雄异体,大多数开了便开了,不结瓜,只有极少数的花,带着瓜蒂。花落瓜长,不几天功夫,嫩绿色的小“手雷”便挂满瓜架。等到“手雷”长到锄头把大,绿苦瓜皮泛着白光时,便可摘下做菜了。如若忘记采摘,过不了几天,这白绿色的“手雷”便会爆裂,露出血红血红的汁瓤来。这时,你若用嘴舔一下,发现竟是甜的,而且甜得腻人。

在国内许多地方,苦瓜是被普遍种植和食用的。苦瓜的吃法很多:凉拌苦瓜丝、绿豆凉瓜汤、苦瓜炒腊肉、糖醋苦瓜、干煸苦瓜、鱼香苦瓜、尖椒苦瓜、五味苦瓜、冬菜苦瓜、苦瓜炒鸡蛋、苦瓜排骨汤等等。苦瓜的吃法也随主人的爱好而定了。妻子最拿手的要算苦瓜塞肉了。这道菜做法比较讲究,程序也较复杂,事先要准备好肉末、鸡蛋和淀粉等。不过,我妻做起来却十分麻利:先把几个苦瓜洗净,切头去尾,用长勺挖去里面的籽囊,然后把苦瓜切成几个小段,放入水中焯一下,去除一些苦味,再打几个鸡蛋搅拌均匀,把蛋汁倒入肉末,搅拌几下,就将其灌到苦瓜段里面,再用之事先准备好的淀粉,将苦瓜的两端涂抹封口,最后放进油锅中煎炸。一会儿,整个厨房里就香味扑鼻。待到苦瓜表面煎至淡黄色时,便可出锅了。这种苦瓜菜,油而不腻,清脆爽口,特受全家人的欢迎。

三年前,我体检时发现血压偏高,还有脂肪肝。于是,我就成了全家人重点保护的“家宝”:严禁喝酒、不准喝碳酸饮料、不准贪吃动物内脏,只有苦瓜可“多多益善”。因此,家里每年种很多苦瓜。想不到今年歉收了,这可把妻子急坏了:“明年,一定到城里种子公司买良种才行。”

6dfa33fc-1d60-4aee-89c0-8947f4387e00_jpg.jpg

阅读 618 1
分享到:
发表评论

已输入0/200 个字!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