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冈文学 冷面书生 西乡往事,道长熊云璋

西乡往事,道长熊云璋

冷面书生 2024/6/5 10:04:15 4
先进文化点评:读罢力作,怦然心动。学乃身之宝,儒为席珍。作者心目心之中的“老客公”熊云璋,知书达礼,文武双全。足见是西乡的一位传奇人物。

u_2736972796_2210978197&fm_253&fmt_auto&app_138&f_JPEG.jpeg西乡往事,道长熊云璋

斜头熊家有个道官名叫熊云璋,依辈分我叫他老客公。他不但人长得威武高大,力气在斜头垄里也数一数二,而且还读得一肚子好书。他是斜头垄唯一有民国时期商务印书馆印的辞源的第一人。我十来岁时就觊觎他那辞源,辞源一共两本,是用木板夹着的。

我常常到他家去玩,他见我机灵,也很喜欢我,就给我讲很多旧事。拿鲁大师的话说叫”朝花夕拾“,他也常常把辞源拿出来给我看,但只在他家看,看了就放进一个木盒子里,有时我端着辞源真有点爱不惜手。他说,这东西总有一天得归你的,你只要好好读书。在斜头垄里,能得到他赏识的人几乎凤毛麟角。

熊云璋父亲也是武冈道官,他是继承父亲衣钵的。而且他家是正宗道教祖传,并不是一般的只知道鸡毛蒜皮的风水先生,专搞那骗人的勾当。他是真正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给人看个日子时辰说雨就雨,说晴就晴,精准度达百分之百,人们佩服得五体投地。

当时他教了两个徒弟,一个叫左意华,一个叫颜世辉。现在两个徒弟都作古多年,只有姓左的徒弟还有儿子继承了道教传统继续在行世主,熊道士的后裔也脱节了这门道。当年我也是很想向他学道教,但他却严肃的对我说,你有儒家慧根,还是用功读书,不要学我这种旁门左道。自古以儒治天下,孔孟之道方为国本。用功读书,考取功名,进入体制,端上铁饭碗。读儒家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我们这门子只能养家糊口而已。

u_3874083239_1946981813&fm_253&fmt_auto&app_138&f_JPEG.jpeg这其中我还是略有所懂,増广贤文说了,学乃身之宝,儒为席上珍。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在中国的儒释道三教中,当然以儒领先。历朝历代皆是读书人首屈一指。

因此我没有学道教,其实也是一种遗憾。如果当年跟他学道教,也许在人生的道路上,会走出一片幸福。从改开后,吃死人饭的是体制外人最吃香的一个行业,两三天在丧家蹭吃蹭喝,事办完了,还可领一笔可观的款项。

我遵教老客公的旨诣认真读书,以儒道至圣为准则,结果还是学了些无用的东西,不,应该是用不上。支撑我生计的还是旁门左道的中医。

老客公也是我最佩服的奇人,几十年他的形象是我心中挥之不去,常常追忆他。出了他这种人物,肯定是我们斜头垄的龙脉好,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如果他老人家能被帝王看好,也会成为诸葛亮、刘伯温那样的高人,只可惜生不逢时,终至埋没。

蒋委员长统治时期,服兵役是要靠抓壮丁的,因为那是战乱时期,凡当兵者十去九死,年轻轻的人谁愿想去当炮灰?抓壮丁的任务一般是由地方基层政府官员保长乡长组织实施。

我们斜头垄的乡长是颜国华,保长是刘列成。保长是个老好人,处事圆滑,而乡长却是个恶霸,专门欺负穷人。他借抓壮丁之机,大肆敛财,成为斜头垄里的首富。

熊云璋有一堂侄叫能安成,他兄弟两人,叫理u_2755011515_568398669&fm_253&fmt_auto&app_138&f_JPG.jpeg说二丁抽一,他哥已被抽走了。颜国华又要抽熊安成的壮丁,熊云璋到乡公所找到乡长颜国华,求他行行善,不要抽熊安成的壮丁了。他上有八十老父母,下有儿女侄儿女,哥哥已被抽走,要把他抽走,一家老小就得饿死。颜国华对熊云璋说,能拿二十元大洋就给你买个壮丁。那年代抽丁也可以买的,但必须是符合抽的条件的,三丁抽二,两丁抽一,那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规定的。但两丁抽了一的剩下的是不许抽的。熊云璋一听乡长说要二十元大洋,怒不可遏,拍案而起,大骂颜国华乡长不是人,蚊子腿上刮瘦肉,亏你下得了手。被熊云璋臭骂一顿的颜国华做梦都没想到熊云璋吃了豹子胆,敢骂堂常的民国乡长,便要叫乡丁来捆绑熊云璋,谁知熊云璋第二个举动更让人匪夷所思。他顺便拿起桌上的三斤砚台朝着颜国华头上猛击下去,顿时,颜国华便倒了地,头上鲜血淋漓。熊云璋打了颜国华就逃往洞口山门岳父家去了,三年以后才归家,请了中人,两边说和。熊云璋虽无一官半职,但也是斜头垄的风云人物,斜头垄的两个秀才经常都和他诗词唱和。

后来解放时,开斗争会,有人对熊云璋说,今天斗争颜国华,你不去斗他?熊云璋回答说,我斗他干吗,是我打伤了他,又不是他打伤我。难道我熊云璋不到场,他颜国华就枪毙不了?恶贯满盈的颜国华在镇反时被枪毙了。

四十年代,国家内忧外患,民不聊生,土匪更是猖獗。一天晚上,冬瓜冲土匪头子陈菌子带领一帮土匪抢了斜头垄里林家院,将一个妇女绑走,说是要三百元大洋才能赎羊。可这人家里十分困难,仅几亩薄田,两间木房,就是统统变卖了家产,也凑不足三百大洋。林寿成找到熊云璋,跪在他面前,求他帮忙去找找土匪,求求情,少些银元。熊云璋毫不犹豫,一口就答应。第二天,熊云璋一人独闯龙潭虎穴,来到土匪驻地冬瓜冲老羊棚,对守门的说,叫你们当家的菌子三爷出来,我找他有事。

那守寨门的土匪恶狠狠的说你什么来头,敢闯我们山寨,还要我们大哥出来,好大口气。熊云璋说,你告诉菌子三爷,就说熊云璋前来拜访。守门的见这人气宇轩昂,高大威猛,知道有些来头,也不敢怠慢,立即跑进寨内报告了大当家。

陈菌子听说是熊云璋上了山寨,忙出寨门迎接,两人手牵着手进了山寨。分宾主坐下后,陈菌子要手下敬了茶,便直截了当的问:”熊道长独到山寨找菌子有何贵干?“

”三爷,我也明人不说暗话,你斜头林家吊的那只羊是我的亲表妹,她家中也穷,又有嗷嗷待哺的婴儿,现在十余天了,求你高抬贵手放了她。“菌子一听,沉吟了一会说:”既然是熊道长说了,就依了你。“便大喊狗仔将那个林张氏放了!

”多谢三爷,云璋有礼了。“熊云璋双手抱拳,谢了陈菌子。”三爷既然人放了,我也回家了。“

”道长,今天咱兄弟要喝几杯才行,道长无事不登三宝殿,好不容易跑一趟老羊棚。“菌子执意要留熊云璋喝酒,但熊云璋心想,这土匪的酒是定然不能喝,怕别人知道,定个通匪的罪名,那是要剁脑壳的。熊云璋说了一大堆推辞的话,陈菌子也只好不强留了。

为什么一个嗜血成性的土匪头能买熊云璋的帐呢?原来是十余年前,熊云璋夜晚到行世主,前面一队官兵追着一个人,那人慌慌张张,正好碰上熊云璋,熊云璋知道被官兵追杀的人肯定是朝廷要犯,便有意救他,将自己打的写着一个大”熊“字的灯笼递给了他,要他慢慢步行,自己却放开脚步走,官兵与陈菌子擦肩而过,看到灯笼上的熊字,便不盘问他,又看到一个黑影在淡淡的月光下奔跑,便追了去,待追到熊云璋时,官兵问他为什么跑,他智灵的说:”土匪陈菌子抢了我的灯笼跑了。“待官兵向打灯笼的陈菌子逃跑方向看去,已不见了影子。

u_3425222332_1423691280&fm_253&fmt_auto&app_138&f_JPEG.jpeg就这样熊云璋救了陈菌子一命,几天后,陈菌子来给熊云璋送灯笼,跪倒在熊云璋面前千恩万谢,表示今后一定报答他,所以才有熊云璋独闯匪窝的壮举。

熊云璋在斜头垄,见强不捧,见弱不欺,好打不平,有勇有谋,帮助过很多弱小,深得斜头垄人的好评。他还有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我就不再赘述了。

熊云璋是七二年因肺心病去世的,去世时,我也守在他身边,他把那部辞源赠给了我。我记得那是一个北风萧萧,雪花飘飘的隆冬之夜,我和他的两个徒弟以及家人守候在他身边,时间在秒针的嘀嗒声中悄悄溜去,晚上十二点半,他停止了呼吸心跳安详的走向了另一个世界,我心里祝福他老人家,早登仙界,永垂不朽!



阅读 1089 4
分享到:
发表评论

已输入0/200 个字!

评论列表

周鹏RR

儒家只会创造一套不适用的虚礼,制度去控制他人,紧贴强权,并没有解决任何实际问题的能力,更没有是非对错,只跟强权走,历朝历代不断变换,儒家总是去曲迎,而不倒,一家事多主,搞笑的要求女人立贞节牌坊,虚伪之极

28天前

作者回复:

说得很对,谢谢周老师神评,以后多多提出宝贵意见

2024/6/5 20:07:00

冷面书生

谢谢老亲神评,

8天前

先进文化

儒为席上珍

8天前

先进文化

读罢力作,怦然心动。学乃身之宝,儒为席珍。作者心目心之中的“老客公”熊云璋,知书达礼,文武双全。足见是西乡的一位传奇人物。

8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