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冈文学 俗素者 龙江河畔之革命故事

龙江河畔之革命故事

原创 俗素者 2024/7/5 22:10:39 1

龙江河畔之革命故事
——烈士永生
文/周光稳

刘勇出生在新宁县一个小山村里。家里贫穷,父亲早早去世,家里还有一个双目失明的母亲,一个比他小几岁的妹妹,从小失去父亲的他,成了家中的顶梁柱。刘勇从小见证了匪患时而发生、民不聊生,社会动荡的旧中国。从小立志当一名救国救民的军人。

一九五0年春天里的一天,解放军某部的一个小分队短暂地驻扎在这个小山村里,这队伍中有一个叫崔文德的教导员。因刘勇的母亲也姓崔,刘勇就亲昵地叫崔教导“舅舅”。一个劲儿地说:“舅舅,我要参军,我要当一名解放军战士。我要和你一起去打土匪!……”一天到晚缠着崔教导,刘勇要当兵的激情与执着,深深打动了崔教导,就答应收他为新兵。当兵是刘勇这个热血青年梦寐以求的事,高兴得一蹦三跳,大声高呼:“娘,妹妹,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了!”离家时含着喜悦的泪花对家里人说:“娘,我走了,还有妹妹照看您,妹妹一定要照看好娘,待我们把土匪全部消灭了,我就回来看你们。”

崔教导带着刚入伍的刘勇和部队来到了武冈,不久,也就是在一九五0年崔教导带领着工作队进驻了邓家铺,刘勇也是这个工作队的一员。崔教导带领着工作队发动群众反霸、剿匪,打土豪,分田地,深得人民群众拥护,但土豪和土匪感觉到末日来临,似秋后的蚂蚱,惶惶不可终日,对工作队恨之入骨,耍花招,使用不同解数;首先用金钱美女拉拢、腐蚀工作队员,可工作队人人觉悟高,立场坚定,爱憎分明,不上他们的圈套。土匪为了保存自己,变换手段,采用武力偷袭,妄想把工作队员一、一除掉。

有一天,崔教导和刘勇正在邓家铺街上一户穷人家里联系工作,不料被土匪暗中跟踪。一群土匪破门而入,情况十分危急之中,崔刘二人夺门而出。为了不让两人都落于土匪手中,两人有意识地分头奔跑。几个土匪追赶着崔教导,追着追着,不见崔教导的踪影。另外几个土匪紧追刘勇不放。刘勇一边奋力奔跑,一边不时往回放枪。刘勇很快弹尽,人也受了伤。几个土匪象狼嚎叫似的冲了上来,刘勇闪电式地把手枪扔得很远,与土匪们展开激烈的搏斗。终因寡不敌众,最后被擒,丧尽天良的土匪用枪托打断了刘勇的右手。

几个土匪押着捆绑着的刘勇,谎称为他疗伤,往滩里方向行进,到了滩里潭头铺,土匪们在潭头铺的店铺里行酒庆功作乐。当土匪们喝得半醉时,店铺的伍老板问:你们把这个年轻人送到何处去?“送到下面的钟潭沉潭喂鱼!”惨无人道的恶匪,手段残暴卑劣,人死后连尸首也不留,让人们找不到死者的尸首,土匪的凶残狠毒无不极至。土匪的话被刘勇听到了,当土匪再押着刘勇前行时,刘勇不肯往前挪动半步,他们用枪拖狠狠地砸打刘勇,也无济于事,刘勇坚强不屈,土匪们硬生生的把刘勇托拖至离潭头铺不足100米的地方——龙江江畔的沙堆上杀害了。

日月无光,天地昏暗,天突然下起了大雨,似在哭泣,龙江在怒吼,似在声诉土匪的罪行,人民的心在滴血。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新中国的建立,今天我们的幸福生活都是无数革命先辈抛头颅、洒西热血而换来的。

我们不忘过去,牢记历史,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砥砺前行,毅力奋发,建设幸福美好家园。

在此,我们告诉英烈,这股土匪在当时就受到了应有的惩处。不忘历史,牢记使命,为了更好地纪念烈士,传承红色基因,邓家铺镇党委和政府在英烈牺牲的地方立了一块“烈士永生”的石碑和一块烈士简介牌。

烈士永垂不朽,永远活在人民心中,烈士永生!

链条:

1.大革命时期的1928年有刘云龙、董用威、董刚3位革命先辈牺牲在邓家铺。

2.上世纪五十代初的清匪打霸运动与土改运动有邓波、刘勇等4位革命者牺牲在邓家铺这块地上,邓家铺是一块红色土地。

3、①邓家铺镇元帅山上建有革命烈士纪念塔。

②在邓波烈土牺牲地,以邓波烈士命名的“邓波烈士桥”。但现在桥已倒塌,桥墩仍傲立江中。

我在此大声呼吁:人们迫切希望政府重建邓波桥。


阅读 757
分享到:
发表评论

已输入0/200 个字!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