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冈人网 > 武冈文学 > 冷面书生 > 端锅的喜悦

端锅的喜悦

冷面书生

发布于2023/11/9 11:11:14 阅读:62 评论:0

分享到:

端锅的喜悦端锅的喜悦

字牌里有种玩法叫剥皮,以一百和结帐,我们这里叫出锅,有些地方叫出窖。不知这些名头是不是有什么文件规定,当然地域不同叫法更不一样。最近,因为连连垫底,输得一塌糊涂,晚上睡不着,就开始寻思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为什么上头不出台一个”字牌打法管理条例“,什么法规政策都有就这一行业缺如。

当然,四痞子比我垫底的时候更多,输得更惨,到处欠债,不过,他是一条光棍,反正已年过半百,吃了上顿没下顿,生与死已然置之度外。可我就不同,上有老下有小,到处要钱,可这牌是戒了几次都不成功。就是四痞子经常来劝说我翻本,我的手总是痒痒的,近两年输了半座屋钱,弄得老婆外出不归,估计已做了别人的新娘,女儿上高中没钱用也不肯去上学了,儿子才十五岁也辍学和他的哥们混出去了。只是老父母虽然七十有余,躬腰驼背,风烛残年,但还得上山砍柴,下地干活,对我这个儿子,他们早就不寄厚望,知道自己黄土离他们越来越近。

前天四痞子三锅垫底输了一千六百多,欠人家一千,两天不还就要剁手了。但四痞子不怕,一是他真的不怕死;二是如今社会,欠赌债不还法院不于受理;三是修赌债故意伤害人,罪加一等。我也输了,两人深夜回家时,我愁眉苦脸,因为借了远房亲戚三千元是哄着亲戚说是去找老婆,从此和妻儿好好度日,亲戚见我痛改前非,喜滋滋的把钱借给我,不料一天输过精光。可四痞子却没有半点气馁,还一路哼着杨花小调。

借不到赌资,还怎么去牌馆混呢?谁知”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天我遇到了贵人。他是我的中学同学,两人从小到大关系极为密切,他读书大学毕业后在外面创业很成功,混得风生水起。他老父八十大寿,反乡设宴。恰好他到我家看我父亲,我父亲把我的情况告诉了他,他无心无息的给我从微信转帐三万。我高兴得手无足蹈。不过,他给我发了条信息,要我戒赌戒牌,一家人好好过日子。

第二天四痞子又来叫我,我说你还欠人家的钱,谁和你打牌?他回答说,麻将馆遍地开花,可以玩了东家玩西家。我手头有了钱,更是有了底气”大江向东流,天上的星星向北斗……“我们同时哼起了好汉歌,昂首阔步向前走!

贵人的钱真发钱,一连端五锅都是我出锅,三万元一天成了四万元。我笑得合不拢嘴。那总喜悦心情无法形容,今天四痞子也沾了我的光,钓空骚也赢了两千多。两人到武威山庄胡吃海喝了一顿,两个东倒西歪的出了酒店门走了几百米又见一个站街的美女向我们招手,我们向她走去,七拐八拐到了一个胡洞,在一个地下色情交易场所乐了起来,半个钟头后来了三名穿制服的把我们俩和两个少妇一同带走,我心里想完了,罚款六千,拘留半个月,白天那端锅的喜悦消息得无形无踪。只有四痞子毫无惧色,依然在警车里语无伦次高歌:说走咱就走,天上的星星参北斗……


免责声明
本文内容来源:冷面书生,不代表本平台的观点和立场。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热门评论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3 人网网络   ICP证:粤ICP备12039018号